互联网病院渐成民俗 网上看病靠谱吗

  • A+
所属分类:风气
新华社北京11月18日电 南京市民孟先生在家中自测血糖后,打开南医大二附院互联网医院小程序,选择互联网问诊,经过脸部识别认证后选择了想要就诊的医生,上传血糖监测结果,进
互联网病院渐成民俗 网上看病靠谱吗

互联网病院渐成民俗 网上看病靠谱吗

  新华社北京11月18日电 南京市民孟先生在家中自测血糖后,打开“南医大二附院互联网医院”小程序,选择“互联网问诊”,经过脸部识别认证后选择了想要就诊的医生,上传血糖监测结果,进行病情描述,选择就诊时间并支付了问诊费用35元。

  跟孟先生一样,现在已有不少患者选择在互联网医院就诊。今年5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全国已有158家互联网医院。近期,天津、安徽、江苏等地陆续又有多家互联网医院上线。网上看病靠谱吗?

  据了解,目前互联网医院的组织形态有三类:由政府主导打造的互联网医院,如宁波云医院等;依托大型实体医院,由单个医院来管理;由互联网企业主导,与实体医院合作,如微医、春雨医生等。

  记者从多地互联网医院了解到,目前,互联网医院在线问诊主要服务于慢性病、常见病、多发病。例如,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互联网医院,覆盖了儿科、妇产科、内分泌科、普通外科等27个常见病领域,占医院临床科室总量的七成。

  谁在线上开诊?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相关规定,医生在开展互联网医疗前,必须经过执业注册的医疗机构同意,同时应取得相应执业资质,具有3年以上独立临床工作经验。多地对上线医师进行审核备案。

  记者了解到,大多数互联网医院的就诊时间与线下医院一致,也有一些医院在工作时间以外排出互联网医院的专家坐诊时间表。在不到一年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互联网医院一些科室的专家,已经开展网上医疗服务5000多次。

  记者采访的多位患者反映,相比去医院就医,互联网医院问诊节省了时间、精力。一位周姓患者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互联网医院上留言,线下挂不上号,第一次使用网上医院,很方便就挂上了医生的号。“动动手指就能接受专业医生的视频问诊,我已经是第二次通过互联网医院复诊了。”患者孟先生说。

  四川大学华西妇女儿童互联网医院在线问诊开通以来,总问诊量已超过68万人次,日均咨询600余人次,占该院门诊日均量8%。

  “互联网医院是实体医院的补充,将来技术发展后可以通过互联网医院汇总居民健康数据,形成居民健康档案,实现防、治、康一体。”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院长顾民说。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游娜经过脸部识别登录互联网医院账号,在“候诊列表”中选择“上线提醒”,系统发送短信至病人预留手机号上,提醒病人可进行“网上就诊”。问诊结束后,游娜点击“开处方”,系统跳出该病人上一次在互联网医院就诊时的处方。

  因用药情况不变,游娜点击发送“旧处方”,该处方被发至医院药房。药房药剂师收到系统提醒后,对处方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病人可在系统中选择自行购买或者配送服务。如果选择配送服务,则需在线自费支付药费,医药公司配药后免费送药上门。

  “考虑到部分药品有特殊的运输要求,以及副作用相对较大的药品仍需医生与病人面对面说明情况,目前我院的互联网医院可用药品是300多种。”游娜说,目前互联网医院主要在线开治疗慢性病、常见病的一些常用药物。

  记者了解到,目前各地互联网医院发展不平衡,一些发达地区省份的互联网医院已经可以实现在线开处方及配送药品,但中西部不少互联网医院还没有开通药品配送功能。

  按照相关规定,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药房,购买处方药都需要医生出具的处方。但是记者调查发现,有的互联网医院医生开处方十分随意。

  记者在成都一家连锁药房购买处方药,店员表示需要在互联网医院平台上由线上医师开处方,不用真实病人,随便说个名字就能开。记者在药店里在线联系一家第三方互联网医院线上诊疗平台,医师只是简单询问了基本情况,就直接按记者要求开具了药品和药量。

  业内人士建议,通过分析网络诊疗数据、跟踪不合规的网络诊疗行为等,加强对线上处方真实性的监管。

  互联网看病花钱多吗?据了解,互联网医生线上问诊费用一般与线下收费标准一致。四川已出台规定,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价格严格执行价格公示和明码标价制度。

  据了解,目前互联网诊疗医保支付政策尚未出台,大多数互联网医院还不支持医保在线支付,这让互联网诊疗闭环无法真正形成,造成不便。

  “在线问诊等收费只能通过自费支付,虽然节省了老百姓跑路的时间,但如果能用医保才是给老百姓带来真正的实惠。”杭州市民沈先生说。

  在药费方面,医保报销也有诸多不便。如果想要报销,则需在线上选择合作医药公司指定的药店,病人自行前往药店取药,在医保范围内的药品可以刷医保。如果在互联网医院系统中选择配送服务,就需要在线自费支付药费。

  据了解,一些地方的互联网医院已经在医保支付方面展开了探索:有的互联网医院,复诊患者绑定个人信息后就能进行预约、挂号、问诊、缴费等操作,与医保实时连接;有的地方,符合门诊大病待遇资格的参保人员,可自主选择一家互联网医院作为门诊大病线上医院签约就诊,实现在线问诊、支付结算和送药上门,并可报销门诊大病医疗费用。

  微医集团副总裁程怡等专家认为,互联网诊疗的医保在线支付需要海量数据的支撑,应打通各个环节存在的层层壁垒,实现互联网医院基础数据互联互通,为实施网上实时医保支付创造条件。

  10月21日晚,央视《焦点访谈》报道了四川射洪一民营医院伪造、变造、买卖《出生医学证明》。目前,医院已停业整顿,包括院长在内的6名涉案人员已全部到案,警方已对6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详细]

  10月22日中午1点过,射洪县太和大道南段,射洪妇女儿童医院(现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大门口,一张射洪县卫生健康局张贴的公告异常醒目,不少人驻足围观。[详细]

  河南省南阳警方23日消息,日前,西峡县一男子住院期间因犯酒瘾偷偷跑出医院喝酒,在返回医院的路上被民警查获,最终,男子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警方刑拘。[详细]

  23日下午,央视记者从四川射洪县公安局获悉: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已使用的343份《出生医学证明》中,目前审查发现非法出具的《出生医学证明》有8份,一份涉及河南郑州,一份涉及四川射洪武安镇,另6份需进一步核实。经过调查走访,涉及的射洪武安镇的孩子属于抱养,警方正在进一步确认。[详细]

  就浙江大学校医院收诊呕吐腹泻病人一事,浙江大学校医院24日发布情况说明称,截至10月24日14:30统计数据,因呕吐腹泻到校医院就诊的人数为69人(含校外人员),其中2人住院。经西湖区疾控中心调查,初步排除食物中毒,疑似诺如病毒感染。[详细]

  2019年10月29日,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欧亚医院”被告人韩某龙等28人恶势力犯罪集团一案。[详细]

  利用网络、微信、App等信息化手段提供诊疗信息、预约诊疗、费用结算、检查结果推送服务;乡镇卫生院医生通过远程医疗平台可获得城市三甲医院的指导;开展远程结合实地的模式,积极推动分级诊疗建设……近年来,南宁市全力推进健康南宁建设,借助信息技术,将智慧健康信息化建设纳入“智慧南宁”总体规划,逐步建立智慧健康医疗工程体系,在“互联网+医疗”模式下,“让医疗数据多跑路,患者少跑腿”,提高工作效率,缓解“看病难”问题。[详细]

  近日,有媒体报道未婚女性冻卵在武汉“解冻”一事引发热议。今日,武汉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致歉声明,称对宣传内容中未突出女性冻卵适应证和明确适应对象致歉。同时将积极全力支持和配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执法检查。[详细]

  “协和维E乳”又引起关注,日前有消息称仅7天就卖出51万瓶。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发现,协和医院与这一产品没有直接关系。“我们没有维E乳这款产品。”协和旗下化妆品企业工作人员表示。[详细]

  打压竞争对手,垄断医院病人、遗体转运业务,强迫收取高价转运费用,记者日前从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了解到,当地警方摧毁一恶势力犯罪集团,抓获10名犯罪嫌疑人。[详细]